這問題對於一般台灣媽媽來說很自然會覺得學中文比較簡單,在海外的媽媽則會覺得在英文環境下少了中文支持而覺得幼兒學英文比較簡單。所以我們可以馬上下結論說環境好重要,討論結束。

但這問題在土生土長的台灣媽媽,也就是我身上卻得到相反的答案,”在台灣怎麼還是覺得學中文好難,反而學英文好簡單” ,提出這個問題跟答案不是要炫耀Darcy的英文真好,而是在快五歲直到五歲四個月時,連續幾個月我深刻且極大的煩惱。

幼兒學英文與中文齊頭前進

Darcy出生後我們就決定在國小階段前在家自學不上幼稚園,國小階段則評估情況希望全自學或部分自學,因為學習進度是跟著Darcy的程度安排不是跟著體制,所以我們必須比一般決定走體制教育的家庭早為她規劃整體全面的學習方向。

學英文

三歲前爸爸媽媽基本都是和她進行中文對話,但書籍全部是英文有聲書,電視則使用youtube觀看英文兒童節目,語文部分除了有聲書和英文兒童節目,和其他台灣孩子沒有太大差異。

中文學習是在她三歲三個月開始,媽媽以四書五經及直印圖像識字卡帶她學習中文;英文則是她三歲後爸爸全面和她以英文對話,並且於三歲半帶她學習Sight words英文常用字Phonics英文自然發音,所以中文與英文正式學習出發時間差不多。

帶中文學習的媽媽還自帶中文環境優勢,所以這場中文與英文的競賽出發時,理論上應該是均等或者中文勝出機率較大。但到底在甚麼時候媽媽感覺中文的在競賽中落後了?

中文進入排斥期,英文明顯勝出

另外一提,在三歲九個月帶著Darcy參加各種團體活動和才藝班興趣班時,Darcy意識到大家都只講中文,到了四歲半甚至進入「英文排斥期」並且越來越嚴重。

Darcy因為不想講英文甚至會說討厭英文之類的話,雖然出現這種英文排斥狀況,但平日Darcy 和爸爸paired reads共讀繪本,能閱讀的情況還是微幅勝出不能閱讀中文,所以這階段中文和英文的競賽在Darcy四歲半算是打平。

幼兒學英文

到了四歲十個月有朋友推薦兒童線上英文,為了解決厭英期的情況,爸爸大手筆一次參加三家英文線上平台課程,在每天與不同英文老師交流的情況下,兩個月後中文與英文的競賽突然出現明顯分歧。

學英文

Darcy有了兒童線上英文的加持不再討厭英文,程度持續提升而後甚至產生跳躍性的進展,她最喜歡Tutorjr的一位老師以及跟老師討論教材中生活性的話題,並且開始進入自主閱讀,她常常會一次抱一疊書坐在地上翻看,一開始我們以為她只是在看圖畫。

但五歲後她有時會主動拿英文繪本閱讀給爸爸媽媽聽,情況持續增加,到現在五歲五個月自主閱讀情況非常頻繁,她不僅熱中於自主閱讀更喜歡朗讀書籍給爸爸媽媽聽,這情況每天都在上演。

回到中文的學習情況,快五歲時在複習那些已經熟記的經典,因為不識字靠音記,熟記的經典能念得又快又順,但時間一拉長句子中很多字音就跑掉,反覆被媽媽糾正讓她產生很大挫折,她時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太難了、我念得含糊不清。

Darcy的挫敗也是媽媽的挫敗,看著她為了學習中文哭鬧,媽媽心裡天人交戰。反觀Darcy在學習英文時越來越如魚得水,卻在這時正式進入「中文學習排斥期 」。

英文如何勝出,中文輸在哪裡?

我認真反省這快兩年的中文和英文學習過程,英文學習做對了甚麼中文則在哪塊出了問題。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爸爸在帶Darcy學英文初期以Phonics英文自然發音Sight words英文220個常用字為主。

當時爸爸帶Darcy學英文除了平日英文對話、看繪本,就是持續且固定學習自然發音和常用字,記得在那幾個月Darcy時常哀哀叫,我的認知中學英文就是對話看繪本自然而然沉浸在英語環境以後就會認字了,何必這樣要求。

爸爸則說只是辛苦一段時間,等她掌握這兩個關鍵,以後能自主閱讀學習就會簡單而且越來越快。

學中文

從三歲半開始算起到五歲,情況果然如爸爸描述的一樣,反觀中文學習一如既往早晚跟讀熟記後複習,搭配直印圖識字卡認字。

可是這種沒有系統的識字學習,Darcy的識字量跟不上她已經熟記的所有經典,於是在快五歲時她意識到英文比較有趣而進行反撲,她反覆表達中文太難了英文比較簡單。

其次英文的成功是加入了兒童線上英文課程,建立更寬廣的英文環境,培養反射性的英文思維與對答習慣,最重要是熱愛英文。

中文的建構

我反思古人是用甚麼方式學習中文字,文字構造中六書是指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而文字構造是指象形、指事、會意、形聲四種,轉注、假借則是文字運用的方法。

其中象形字和指事字是由圖象構成一個字,會意字是由兩個或以上的象形字組合,形聲字由形符和聲符組合而成,所以是組合字。

  • 象形字:圖像字
  • 指事字:圖像字
  • 會意字:兩個或以上的象形字組合
  • 形聲字:形符字與聲符字組合

所以我們可以總結中文字主要是以圖像字與組合字為主,也可以歸類為圖像字與形聲字的分類。

基於這個原理,以及爸爸帶領Darcy先以識字為學習基礎的成功範例,我在她四歲九個月起首先整理了偏旁字,而後於五歲二個月起正式以圖像字為基礎搭配偏旁字,以已經學習過的經典及唐詩為教材,帶Darcy學習中文字。

學中文

重建中文系統學習

我將那些可以透過圖像表達的字體總稱為象形字感,多數是正規的象形字演化而來,但一部分則是畫出讓她容易記住和理解的字,這些圖像字Darcy自然很容易理解並記住。

學中文

另外則是透過偏旁字認識字體結構,偏旁字有點類似字根可以將字做屬性分類,比方虫字邊和虫相關、水字邊和水相關、米字邊和食物相關…等等。

我帶她學習過程不執著在正確部首但多數是部首,主要著重在能夠拆解出來的字。經過四個月在教材中一個字一個字找出每個字的偏旁字,她現在能輕鬆拆解字的組合。

學中文

在教完象形字與偏旁字,大約Darcy五歲四個月開始,我則是將容易理解的會意字和形聲字拆解以講解的方式讓她理解。如:

  • 「免」和「兔」這兩個字少了甚麼,她回答少了尾巴,沒有是無就是免費的「免」,當太陽「日」「免」了沒有太陽就是晚上了。
  • 「解」這個字我首先問她看到甚麼,她說看到兩個刀跟一個牛還有角,所以用刀子把牛角切掉又拿刀在牛上面切割,就是分解。
  • 「危」她說看到一把刀跟禿廣邊,禿廣邊是山厓,我問她那你覺得拿著刀站在山厓邊危險嗎?她回答很危險,於是就記住危這個字了。

1918年注音的頒布是中文學習的一個偉大進程,只要認識37個注音符號的拼音方式,就能學會閱讀,在注音輔助性的閱讀下進而慢慢認得每個中文字。

透過象形、偏旁、拆字,Darcy的識字量遠超過多數同齡的孩子,對於中文的學習也有一番新的氣象,不過在五歲四個月帶拆字的過程我一樣開始帶她認識注音。

總結中英文成功學習方式

因此總結Darcy英文學習的成功關鍵可以歸類為:

而中文現在透過象形字、偏旁字、拆字與注音,雖然目前英文的學習站上風,但透過新的學的方向目前看到了曙光,希望半年後中文也能跟英文齊頭並進,我也會在更新Darcy的學習進度。

推薦文章